• 极简谈资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-03-23
  • “只想当官,不想做事”是当前官场存在的大问题。[上火][上火] 2019-03-23
  • 东莞:科研人员可带项目离岗创业 2019-03-13
  • 人民网评:为改革创新撑腰,“为官不为”行不通了 2019-03-12
  • 端午话药浴:探秘藏东山谷里的藏药浴 2019-03-12
  • 19次生态输水让塔河下游生机勃勃 2019-03-10
  • 游客

    游客

    • 钻石 钻石 0
    • 金币 金币 0
    • 推荐票 推荐 0
    • 月票 月票 0
    • 书架
      收藏漫画

      主人,不收藏漫画怎么追更呢~

      去找找漫画
      • 加载中......
      全部收藏 0
    • |
    • 历史
      • 加载中......
      历史记录 0
    下载APP

    扫一扫 下载APP

    当前位置 : 彩票开奖燕赵排列七> 文字 > 小说 > 花千骨 【番外 赌局】六、鹣鲽情深

    花千骨 【番外 赌局】六、鹣鲽情深

    作者:Fresh果果
    2015-07-27 14:35
    来源 笔趣阁
    点赞0
    阅读7493

    彩票开奖燕赵排列七 www.hrrf.net 花千骨小说花千骨【番外 赌局】六、鹣鲽情深由看漫画收集整理自笔趣阁,看漫画为您第一时间更新花千骨小说,看花千骨小说就上看漫画

    readx();  一场长达十六年的赌局草草落下帷幕,最后的赢家,居然是不知从哪里蹦出来的野小子。如此爆冷门,下注之人都哭喊输得太过冤枉。这件事成为仙界近期的头条新闻,更别说参赛之人回去后又是如何将下界的事添油加醋的八卦一番。

      花千骨再次醒来的时候已回到长留山绝情殿。眼睛依然看不见,隐隐能听见说话声。

      “骨头师父,你醒啦?”幽若握着她的手,恢复虫身的糖宝连忙从她耳朵里爬出。

      “朔风呢?”她着急的问。

      “千骨,我在这?!彼贩缧γ忻械牡讼滤亩钔?。转身看了看站在一旁的白子画、东方彧卿、杀阡陌等人。

      “我看你们玩得这么热闹,就中途跑去插了一脚,没有恶意。尊上大人不记小人过,相信不会往心里去吧……”

      白子画淡淡看他一眼并不说话,此仇不报非君子,只分来早与来迟。朔风突然感觉背上一阵发凉。

      笙箫默飞起一脚:“你个死小子,好好一赌局被你给搅了,白辛苦我带孩子带了那么多年?!?br>
      花千骨握住朔风的手,激动得说不出话来,他终于回来了,比她料想的快了许多年。这下终于没有遗憾了,除了竹染……

      “死书生你早就知道流火就是朔风了对吧?”杀阡陌瞪着眼睛质问道。东方彧卿耸肩只是笑。

      众人都恢复了本来面目,气氛倒也和乐。摩严看着朔风心想这样结束赌局未尝不是好事,如果最后赢的真的是东方彧卿或者其他人,子画嘴上不说,心里肯定还是会介意的。

      杀阡陌不耐烦的催促着:“赌也赌完了,你赶快给小不点治眼睛吧?!?br>
      东方彧卿点头:“药已经调制好,埋在阴火山中十五年,是可以开坛了。只是还需要辅以针灸,我多有不便……”

      他话说一半,众人已经明白,针灸是需要脱衣服的。

      “我来?!卑鬃踊?。

      东方彧卿点头:“因为要扎骨针,可能有些疼,骨头你多忍耐一下。那就先等几天,我把针灸的位置一一告知尊上,”

      “不行!”花千骨出言反对,“再等两个月!”

      众人不解:“为什么要等两月?”

      花千骨捏捏自己的脸,郁闷的把头埋到被子里:“我要减肥!”

      众人一愣,都笑了起来。如今的花千骨还保持着下界时胖乎乎的身材,自然是不肯这样在白子画面前宽衣解带。

      “都是你害我的!”花千骨抓起枕头朝着东方彧卿的方向砸去。

    东方彧卿稳稳将枕头抱在怀里笑了起来,笑容却有些苦涩:“当然要让你胖一些,才好分辨谁对你是真心谁是假意?!?br>
      “哼?!?strong class="wuy">花千骨向他龇牙。其实她心里也放下了块大石,这次打赌总算是安全过关,对她而言甚至算是相当完美。既没有移情别恋,又没有让师父获胜。谁让他同意拿她来打赌的,她跟他的帐还没算完呢!

      两个月一晃而过,花千骨拼命减肥,虽然仙界灵丹妙药很多,但是外力的强制改变,终归还是没有健康运动来得好。

      这天便是针灸之日,花千骨心里有些紧张。洗完澡考虑半天自己应该穿什么好,不过反正都是要脱的,就只在上下关键位置裹了白绢,外面披了件半透明的纱衣。十六岁的她差不多已经是个大人了,个头也高了许多,因为还没完全瘦下来,身材显得丰满圆润。

      她轻车熟路的摸进绝情殿的医室,心怦怦直跳。

      “小骨,把门关上?!?br>
      白子画的声音从里面传出,花千骨忍不住咽咽口水。

      房间里到处挂满了轻薄的纱幕,香炉里燃着特殊的药草香,味道浓郁不可捉摸。

      她一步步朝里走,听见白子画道:“小心台阶?!狈炊室獍碜⊥捌说?。

      果然身子微一倾斜,下一刻便落入熟悉的温暖怀抱。

      “小骨?!鄙粑⑽⒉宦?,似是呵斥她的顽皮。

      花千骨环住白子画的脖子,靠近他耳朵低喃道:“师父,抱我过去?!?br>
      白子画愣了一下,轻轻将她横抱起,放到榻上。

      花千骨长发披肩,玲珑有致的身子若隐若现。白子画从未见过这样子的她,一时间也不由面红耳赤,怕影响施针,干脆扯了条白布,将自己眼睛蒙上。

      花千骨郁闷了,都老夫老妻了,还害羞个什么劲。趴在榻上不肯动,白子画只得亲自摸索着帮她解开带子,脱下外衣。

      花千骨看一眼旁边的银针,长短不一,足有一百多根,心头一阵发寒。

      “小骨,别怕?!卑鬃踊蜕参?,左手轻触她的后颈,脊椎处转瞬已三针下去。

      花千骨痛得身子一阵抽搐,这针不是扎在肉里穴位之上,而是扎在骨头上,她的整个头皮都发麻了。紧咬住牙关不发出声音,师父冰凉的手如一股清流涤荡着她的痛楚。

      感觉到手下身体的颤抖,白子画心疼的皱起眉头。

      “还受得住么?”

      花千骨笑道:“没关系,接着扎,消魂钉都挺过来了,还怕这个?!?br>
      身后的手僵住了,花千骨察觉到自己的失言,连忙转移话题催促白子画下针。

      白子画想到当日花千骨被绑在诛仙柱上血流成河的模样,手禁不住微微有些抖了。知道自己速度越快,她受的折磨越少,逼自己冷静,又飞快刺下几针。

      虽然蒙着眼睛,看不到花千骨痛苦的模样,甚至听不到她任何呼痛声??墒锹呛顾纳碜雍图贝俪林氐暮粑故侨冒鬃踊Я似匠5拇尤菸戎?。

      骨针扎好,拔完针,休息一下,又要开始扎穴位,两人都大大松一口气。白子画温柔的擦去花千骨脸上和身上的汗水,重新下针,神色逐渐恢复淡定。

      花千骨却越发难熬了,方才疼还不觉得。如今那冰凉的手指每触到她身体一处,都会引起一阵颤抖,欲生欲死??!还叫她不要乱动!他别动让她摸摸试试?

      白子画不明白为什么花千骨刚刚死咬着牙不出声,如今反倒小声嘤咛起来。那声音软软的像毛茸茸的东西在挠他的心,实在叫人脸红。

      扎完了花千骨背上几处要穴,开始扎腿。花千骨更难熬了,特别是大腿内侧,如果不是知道白子画的性格,她会以为他在故意勾引挑逗她。

      此仇不报,誓不为人!花千骨在心里狠狠发誓。

       终于后面全扎完了,白子画轻呼口气。一盏茶后,花千骨正昏昏欲睡,白子画替她拔针。花千骨有气无力的翻个身,准备扎正面的穴位。睁开眼睛,却震惊的发现自己已经能看见了,经脉差不多打通了。她大喜过望,却不做声,眯起眼睛看白子画继续给她扎针。

      白子画本是怕看见太多,自己胡思乱想,蒙上眼睛,就能把前面爱人的身体当作普通病人下针??墒敲幌氲阶约耗圆沟玫购芡耆?,真是越来越不济了。

      左手寻穴,右手下针,锁骨旁扎完了,向下不小心碰到花千骨的胸部立马缩回,没想到却被花千骨按住,覆在她胸上。不同于以前,软绵绵的触感顿时叫白子画傻了眼。

      “师父,疼……”花千骨一脸贼笑的撒娇道,睁大眼睛看着白子画额上的汗水越来越多。

      “小骨、别闹……”白子画有些慌乱的想抽回手去,可是被花千骨压住手背,看上去更像是趁机在她胸上揉了几把,顿时脸更红了。

      “师父感觉到我的心跳了么?”花千骨差点没笑出声来。

      白子画被她一说,更能感受到掌心下的温软、还有急速跳动的心脉。

      “师父,你脸红了?!?br>
      “别闹了,一会我不小心扎错了?!卑鬃踊昧Τ榛厥?,退了一步,声音十分不自然。调整心绪,继续开始往下扎。

      花千骨的手臂被扎住不能再乱动,开心的睁大双眼看着白子画。能再次看见他本来的模样,窘迫的神情,她突然觉得这个赌局似乎是值得的。

      又过了半个时辰,总算扎完了。

      白子画拔了针问道:“小骨,能看见了么,有什么感觉?”

      “浑身热热的,好像有火在烧一样,师父帮我冰一下?!?br>
      花千骨坐起身来扑到他怀里。白子画抱着她光溜溜的身子,不由又是一阵尴尬。

      “先穿上衣服?!?br>
      “不穿,这样凉快?!?br>
      花千骨靠近他的脸,轻吻他的鼻尖。

      “师父,我能看见了……”

      白子画扬起嘴角,笑容一闪即逝。

      “你自己说过,我能看见了,就要……”

      小嘴印了上来,白子画有些无措。想要解开眼睛上的布条却被花千骨阻止,她要师父也体验一下看不见的感觉。哼,之前在银河他亲她的时候不是强势霸道得很嘛,这下又害羞个什么劲?

      花千骨隔着白布,轻吻他的眼睛。

      白子画感觉不规矩的小手在自己胸前和背后乱摸着,火热的呼吸喷在耳边,然后耳垂被吻住了,舔咬吮吸。脑子里一下就炸开了,伸手将花千骨紧紧抱在怀里,眼前弥漫一片桃红色。

      他先前不与小骨亲近,是怕影响修为,没法帮她疗伤。如今,已经没有了顾及,那就顺其自然罢。

      白子画深吻住她,舌优雅入侵,霸道又缠绵。花千骨顿时身子就软了,被他慢慢压在身下……

       就在这时,白子画的嘴唇被重重一咬,点点咸腥。花千骨笑嘻嘻的从他身下钻了出去。

      “师父总说,小骨太小啦小骨太小啦!反正现在我也能看见了,不用你照顾,以后就继续分房睡。没做完的事,两年后等我再长大些再说吧!”

      谁让他同意拿她来打赌的,还耍手段亲她让她傻乎乎喜欢上他。她气还没消呢,她也是会勾引人的,知道厉害了吧,自个难受去吧!哇哈哈!

      白子画无奈的叹气,扯下布条,看她一眼。

      “两年?”

      是哪个小色鬼,每天爬他身上占他便宜吃他豆腐的?

      花千骨望见白子画鄙视的眼神倍受打击,气急败坏的握拳:“哼哼,不要小瞧我!不信我跟师父打赌,绝对忍到两年后才把你吃干抹净!等着瞧吧!”

      花千骨跟他做个鬼脸,披上外衣蹦蹦跳跳的跑了出去,白子画只能哭笑不得的叹气。

      又要打两年赌?看来这小鬼是赌上瘾了吧?

      不是他对自己的魅力太有信心,而是那家伙意志力实在太差。何况,自己难道就不能把她吃干抹净么?

      这个赌,她输定了——

    漫评

  • 极简谈资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-03-23
  • “只想当官,不想做事”是当前官场存在的大问题。[上火][上火] 2019-03-23
  • 东莞:科研人员可带项目离岗创业 2019-03-13
  • 人民网评:为改革创新撑腰,“为官不为”行不通了 2019-03-12
  • 端午话药浴:探秘藏东山谷里的藏药浴 2019-03-12
  • 19次生态输水让塔河下游生机勃勃 2019-03-10